夜蒅星宸 发表于 2016-01-25
作者:nayuki
字数:8732

    (1)

  「林颖傑先生,这是刚刚侦讯的笔录,请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麻
烦在这里签名。」

    「好、好的…」

  一个年轻的警察以略带同情眼光的看着我,同时将我签名后的笔录收进他的
资料夹里。

  「林先生,跟你说明一下,你的偷拍行为是属於告诉乃论的妨害祕密罪,如
果你可以跟被害人达成和解的话,就不会有刑责。建议你找个律师跟对方联络一
下,看看对方的意愿怎么样。」

  经过一轮讯问,我疲惫地从警局走了出来。晓莹快步走在前方不发一语,气
得脸色煞白。两人无言地坐上车,老婆发动汽车猛踩油门,引擎轰地一声拉高转
速。只见她大力的入档、倒车,车子发出煞车的悲鸣冲出了停车场。

    「老婆…」

    我拉拉她的手臂,试着想缓和气氛

    「不要碰我!你很噁心!变态!」

  妻子激烈地反应吓了我一大跳,她对着前方的车流猛按喇叭,引来周遭一阵
不满的喇叭声回应,引得路过的机车骑士纷纷回头张望。

  我和晓滢结婚几年了,感情渐渐回归平淡。虽然生活上没有甚么争执,但忙
於各自工作的我们渐渐地交集越来越少,性生活更是几乎等於没有。我们当初从
交往到结婚,是周遭人人称羨的一对。生活上虽不是像偶像剧中演得那么豪奢,
但至少也是衣食无虞;妻子在大学时期就是有名的知性美女,更是论坛寻人板、
美女板上的常客。

  去年我刚被挖角合夥至内湖一家新兴的大数据处理公司,工作时间虽无限制,
但是每逢选举、产品发表旺季或是哪家有头有脸的企业、政治人物出了什么纰漏,
急於灭火的时候,就是我们工作最忙碌的时刻。

  那时我就得带领团队没日没夜的观察,电脑上传来的语言串、关键字、连结、
图片、影音等等资料,附带一大堆相关交叉分析的统计图表。接着便开始指派人
员开始整理、分析资料并制作简报,以便在隔天一早能对委託人提供最佳的应对
策略建议。

    通常在我修饰完开会简报之后,天色早已微亮,老婆则是仍在梦乡中沉睡。

  大约到了中午时分,我交付完简报给客户,公司的例行工作也告一段落后回
到家,老婆则是早已出门上班了。类似像这样的案子通常会持续一季以上去追踪
分析,直到这个主题热潮冷却。如果是选举之类的案子的话,更是长达一年以上
的马拉松式战斗。

  晓莹年纪小我两岁,能力优秀、外表出众的她是某家医学美容集团的公关兼
任发言人,除了国内政商名流之外,随着观光客源的增加近来也增加不少外国客
户观光同时美容的行程。她同时也经营彩妆与时尚为主的部落格,培养出一群规
模不小的关注者。

  为了开发应对这类的客源,晓莹开始与公司高层一同参加周边国家各式派对
活动、旅展、记者招待会等等,忙得不可开交。常常出差几天完全不见人影,偶
而倒是可以在电视新闻上,看见她和集团的老闆又出席了什么记者会之类的小型
新闻。

  今天台北的天空晴朗无云,气温宜人,但我却是觉得人生中最悲惨的一天正
在发生。早上上班时我一时冲动,藉着搭捷运手扶梯的机会,利用手机偷拍年轻
辣妹的裙底风光,进而被人发现扭送警局。等到联络妻子去保我出来的时候,她
气得脸色发白,身体微微地发抖。

  坐在副驾驶座的我自知理亏,默默地让老婆载到了公司。到了公司,晓莹仍
是表情木然地直视前方,显然是没有开口的打算。

    「晓莹…」

    「下车!」

  老婆冷冰冰的语气,让我明白此时实在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交往多年我多
少了解她那敢爱敢恨、刀子口豆腐心的个性。望着老婆猛踩油门留下的一道青烟,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开始盘算着待会该如何好好地在LINE上面跟她好好
的沟通,希望过一阵子能让她消气。

  一进公司,忙完了纷涌而来的各式专案进度。当然,早上尴尬的案子也不得
不谘询了公司的律师,请他帮我打点一切。一转眼已经接近了中午时分。我拿起
手机开始打起一封长长的讯息给晓莹:

  「老婆,对不起。今天让你这么难堪,我想你心里一定很不好受。无论如何,
这是我的错,我必须向你道歉。无论甚么样的方式,只要能够平抚你受到的伤害,
我都愿意去做。我只希望能够让我们的婚姻能够好好的经营下去,毕竟你是我认
定一辈子要在一起的人。我不会放弃的,只要能让你消气,我一定会努力去尝试。

  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不知不觉间,工作站去了我们全部的时间。也许我们
现在的物质生活比过去优渥了许多,但我们能够相处的时间却越来越少。记得以
前我们总是能够花一整天的时间缠绵,再挽着手一起谈天说地。我们曾经是形影
不离,耳鬓廝磨地生活着,曾几何时我几乎已经记不得上一次我们是在何时、何
地拥抱过了。

  我知道这不能成为我犯错的藉口,但是,我真的很希望我们能回到从前。那
时候的我们,也许才是最幸福的状态。」

  一整个下午,我都在留意老婆读讯息了没。但我发出去的讯息仅仅在显示已
读之后,就再以没任何的回音。让我不禁忐忑,是否我和晓莹的婚姻已经走到了
尽头?事到如今,我虽然懊悔万分,为什么在那个当下会把持不住掏出手机偷拍,
但也早已改变不了任何事实。这么尴尬的事,也没有办法开口去找任何朋友去帮
我说情,就怕事情反而变得更糟。我无奈地收起公事包叹了口气,在公司门口招
了辆计程车直接回家。今天,实在不想再见到这个带赛的台北捷运了。

  回家之前,我要求计程车司机顺道载我前去南门市场,挑选了不少海鲜、蔬
菜、乾货等等,提着两大包食材回家。因为自己喜欢美食,过年的时候常常回到
老家,就跟着老妈、奶奶学着烹煮食材。这会我计画先弄出几道好菜,等待老婆
回来能缓和缓和气氛。

  我炒了蒜苗腊肉米粉、用米酒半煎半烤了一叠鱼皮及乌鱼子拼盘、用上好的
腿肉简单弄了盘葱油鸡,蒸了一段豆鼓鳕鱼,最后再弄了道鸡汤。忙了一下午,
让我几乎忘记了今天早上的烦人鸟事。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算一算也几乎是到
了晓莹回家的时间,我点起了蜡烛、在桌上摆好了碗筷。一静下来之后倒是开始
有些坐立难安,心中胡乱猜测着事情的发展。而其中,我最不愿弃去想的,就是
万一如果老婆不回家了,那时我该如何面对?而这念头一旦进了脑袋,就向夏日
晚间的蚊子一样,挥之不去。

  晓莹回家的时候,我着实松了好大一口气。看到一桌子的好菜,老婆明显地
愣了一下,表情似乎不在那么拒人於千里之外。我当然是把握机会,殷勤地帮她
收拾好大衣、包包,当然她带回来的外食晚餐就直接帮她摆进了冰箱。今晚我是
打定主意让她舒舒服服地当一回公主,看看能不能让她因此气消了。

  我一边吃饭,一边生涩地找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试着开口。倒是晓莹比我乾脆
了许多,单刀直入的就询问了早上偷拍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我预想的处理方式
等等。由於我已经安排了律师去和当事人连络,念在我其实也没有拍到甚么非常
不雅的画面之下,那位被害的OL同意不会提出告诉。而赔偿事宜对我们来说也
只是个小数目,因此事情应该会这样安然地落幕。只剩下老婆晓莹这边,是我最
在意、也是唯一束手无策的一关。

    听我说完,晓莹静默了一下,然后正视着我,语气坚定地开口提出她的条件


  「阿傑,要继续维持婚姻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你必须要去给心
理医生做谘商。

  在那个当下我真得觉得不能原谅你,但是其实你在手机里对我说的事情其实
我也了解,也许我们都应该想办法努力经营这段感情。我朋友的老公是一位心理
医生,也许我们都应该去试着谘询看看。」

  一见到事情有所转机,我当然是忙不迭地就答应了下来。此时的我却没意识
到,这个决定永永远远地改变了我们的人生。又或许,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被安
排好了的,而我只是身不由己地跳进了这个早就佈好的陷阱里而已。

  第一次的心理谘询,医生要求我和晓莹一起参加。这个医师的诊所说起来实
在是一点也没有医院的样子。使用旧木头、红砖装饰墙设计的室内,营造出一种
纯朴温暖的氛围,地板则是高级的手刮柚木,走起来相当稳重。手刮的纹路不清
不重地踏在脚底,给人一种安心感觉。墙壁上甚至还有个壁炉!虽然台北的冬天
常常都不冷,但是搞了个货真价实的烧柴壁炉在诊所着实让我有些羨慕。真皮制
的躺椅沙发、一旁的小圆桌以及墙边古色古香的木制书柜,让人觉得这完全不像
一个医生的诊所,反而更像某个上流男士的书房一样。

    「你们好,敝姓吴,叫明哲。明哲保身的明哲,其实你们叫我阿哲就可以。

  我们的心理谘商过程其实就是以聊天居多,你们可以不用太拘束。现代的心
理医学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会要你看很多奇怪的图表发表感想之类的了。我
们其实比较注重你们生活上的经验、互动以及身体的自然反应等等。」

  吴医生年纪并没有想像中的大,我猜测顶多五十出头,但为人十分亲切客气,
与他的名气权威看起来有些落差。衣着不会特别招摇,但仍然看得出他具有有品
味讲究的一面。我很快地就卸下心防,和他谈起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带着同情的
眼光着听我说完,偶而用手势示意我暂停,然后问我一些问题等等,有时也询问
了在一旁的晓莹,直到他把我们的婚姻情况、偷拍的事件都听过一遍,才准备说
明他的诊断。

  「首先,林先生、林太太,请您两位别太担心,男生有时候性有欲冲动是非
常正常的。这完全是男生体内睾固酮的影响,现在的社会无性生活的夫妻很多,
再加上工作压力又大,难免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小插曲。」

  吴医生不愧老到的心理医生,他脸上温和的微笑让我们两个心理上自在了不
少。而他那不知道是安慰,还是确实是诊断的言论更是让我心中的罪恶感直线的
下降。我不禁偷偷地看了一旁的晓莹一眼,见她表情複杂、欲言又止,相信她对
於医生的说法也是觉得合情合理。

    「不过,睾固酮过量这种症状其实也是蛮恼人的。」

    吴医师话锋一转,接着往下阐述。

  「过量的睾固酮除了会引发无法克制的性冲动,临床上也发现会让男生有暴
力的倾向,这对婚姻来说是个非常大的风险。」

    「这么严重!?吴医生,那请问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为了我们的婚姻,我当然得表现得积极一些,急着询问医生的诊疗方式。

  「林先生,关於这一点您可以不用太多担心。当然,我们首先要建议你们的,
就是希望你们可以逐步改变自己的生活步调,拥有和谐的性生活。另外一方面,
对於您过度性冲动的现象,我们在诊疗上有一种睾固酮抑制剂可以缓解您的症状。」

  听到需要用药,我不禁有些犹豫起来。见到我不自在的脸色,吴医生继续微
笑着安慰我:

  「我们医生的观点总是会比较龟毛一些,不过,这种事情总是希望能够圆满
根治、一劳永逸才好不是吗?我帮你们安排为期半年的心理谘商疗程,您每周都
过来我这边一趟,就当作是聊聊天不用太拘束没关系,同时会施打一次针剂,这
样就可以了。嫂夫人这边,我也会不定期的请她过来进行谘商,毕竟婚姻的问题
是双方的事,我们就一起努力把这个难题克服吧!」

  於是,我们就这样开始了心理谘商的疗程,当天医生就帮我施打了第一剂的
"睾固酮抑制剂"。我和晓莹都觉得这样的谘商十分的自在,很多平常怕"煞风
景"、或是不想破坏气氛而没有办法畅所欲言的想法等等,在过程当中我们都能
以认真的态度侃侃而谈。我很讶异晓莹很明白地坦承,其实她也是同我一样不时
地在压抑自己身体的欲望。因为工作及压力的关系,我们显然是在不知不觉间疏
远了夫妻间重要的关系。

  走出诊所大门,晓莹挽着我的手臂紧紧挨着我,显得十分亲暱。我心里想着
这次的谘商真的是来对了。如果能因为这样就改善了我们冰冻已久的夫妻关系,
早知道就早一点来了。

    (2)

  此刻,我跪在董事长办公室厚厚的针织地毯上,像是在舔吮甚么美味似的,
正在帮主人口交。我穿着剪裁合身的灰色套装,搭配OL爱用的黑色丝袜及细跟
高跟鞋,一派正常的俐落时尚打扮。旁人看不出来的是,覆盖在套装外套及洁白
的衬衫底下,我并未穿戴胸罩,我的乳头因为快感而坚硬的挺立着。如果脱下套
装外套的话,旁人一定可以透过半透明的衬衫看见我那坚硬勃起的深色乳头。

  同样的,在我那OL窄裙底下同样是不着半缕。为了不让丝袜滑下,我在腰
间穿了吊袜带。早上出门就塞在阴道里的聪明球,随着我嘴唇吞吐的动作有一下
没一下的晃动着,让我的情欲越累积越多。我辛苦地用力夹住阴道里顽皮的小球,
深怕它一个不小心就会从下体蹦出。忍耐了一个早上让我的肚子的肌肉发痠,小
穴却变得越来越敏感。我感觉下体像是坏了开关的水龙头,下腹火热发麻、一波
波的搔痒伴随着淫水不断地涌出,弄得我的大腿丝袜泥泞一片。

  我称职地吞吐着粗大的肉棒,不时抬头望着眼前这支肉棒的主人微笑的脸庞,
一边想像着巨大男根肆无忌惮地撑开自己小穴、让自己几近疯狂的感觉。肉棒的
主人驾轻就熟地把手伸进我的领口,解开扣子玩弄起我的乳房来。曾经我以为自
己是对性事不那么热衷,总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的女人。但在他的开发之下,
我竟然快速地就沉沦在这种不伦的性爱里。我感觉到内心深处强烈的欲望,随着
越来越敏感的身体,正逐渐地改变我。

    「啊啊…,人家的贱穴受不了了…想被大肉棒操…」

  身兼集团公关及发言人的我,理应是扮演知性又干练的角色。此刻却是一手
握着男人的肉棒,一手早已探入真空的裙底揉捏红肿充血的花蕊,以一种淫媚的
娃娃音、忝不知耻地向男人撒娇着,哀求着男人填满自己空虚的下体。

  男人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彷彿是在讚许我,在他的开发之下逐渐变得
那么的骚浪。男人轻轻扶起了因为蹲太久而脚步摇晃的我,引导我趴在他那张偌
大的柚木办公桌上。以一种不轻不重的力道撩起我的短裙,进而分开了我黏腻的
臀办,将方才被我的唾液弄得潮湿的坚硬肉棒,非常缓慢地挤进了我的肛门。

    「啊…好坏…都爱欺负人家…玩人家后面…嗯…」

  齐根没入肛门里的肉棒,让我身体兴奋地一阵哆嗦,马上挑起了一个小小的
高潮。阴道里的聪明球隔着薄薄肉壁被顶得更加深入,直肠里排泄的异样感觉混
杂着快感冲击着我。男人双手固定在我的腰上,缓缓地开始动起肉棒,在感觉我
的肛肉慢慢地适应侵入的异物之后,开始时快时慢地抽插起来。乳房在凌乱不堪
地衬衫里不断摩擦着布料,我感觉身体像是烧起来一般地火烫。下体两穴异样的
快感让我的思绪一片混沌,只剩下身体不断追求快感的欲望,像脱韁的野马一般
在体内奔腾着。

    「喔喔…屁眼被干得好爽…啊、啊…好丢脸…」

  我已经是个年近三十的轻熟女了,以这种语气撒娇着也许看似有点唐突,以
前被众人及老公捧在手心的我大概死也说不出口吧?但我现在却是自然而地脱口
而出、恰如其分的扮演一个久旷的荡妇,尽其所能地取悦眼前的主人。或许,这
根本就不是什么扮演角色,而是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也不一定。

  男人在我身上耕耘着,扯开我的上衣恣意地玩弄着我的乳房。另一手找到聪
明球的拉环,就这样拉出、塞入、拉出、塞入地在我的小穴中抽插。半裸的我衣
服虽然全都还在身上,但却完全遮掩不了我身上任何私密的部位。肉棒技巧性的
配合聪明球的进出,以双插的方式一前一后的玩弄着我。乳房和下身传来阵阵的
酥麻让我再也顾不得办公室外是否会有人听见,抑制不住的浪叫着,才能稍稍宣
泄那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

    「啊啊…要高潮了!屁眼跟小穴都好爽,要受不了了…喔喔」

  「晓莹,你平常不是个端庄的气质美女OL吗?怎么现在在办公室里面说这
种不知羞耻的话呢?」

    男人微笑着明知故问,动作却不从丝毫的停顿。

  「嗯嗯…对不起…我是装矜持的贱货…啊啊…最喜欢被当成发情的母狗干…
欧欧」

    我深知眼前的男人想要在言语上羞辱我的企图,以骚媚的语气迎合着他。

  「严晓莹,你其实是个犯贱假掰的破麻对不对?背着老公作贱自己还爽成这
样,真是不知羞耻…」

  男人的"耳提面命"彷彿有一种特殊的魔力一样,在他持续的“调教”之下,
我从一开始的羞赧排斥,逐渐开始融入这种与平常的形象天差地远、忝不知耻的
角色。甚至开始相信自己内心其实是个荡妇这个事实…

    「对…对,我是贱货、假掰的破麻…喔喔…好爽…啊啊…屁眼好爽喔…」

  我的身体因为轻蔑的言语及自己的一番告白,不受控制地竟孪着、迅速地攀
上高潮的倒数。男人的肉棒撑开了我紧窄的肠道,在我体内奋力地冲刺着,此刻
男人已无暇再玩弄我阴道内的情趣球,专注扶着我的腰抽插着。金属球在我的体
内不规则的晃动却让我的欲火有增无减。我不由自主地晃动着迎合男人的活塞运
动,试图用屁股攫取更多的快感。

    「不行了!不行了!要高潮了…欧、欧…」

  男人兽性地从后方顶着,我的意识浸泡在性爱的快感里,酥软的感觉从肛门
一路沿着背脊直窜脑海。虽然我自己看不到,但我知道自己目前的样子:淫荡、
风骚、充满对性爱的渴望,妖艳得完全不像平常端庄的自己,却足以让男人爱不
释手,而我却臣服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调教之下。

  回想当初第一次被男人“走后门”时,只为了满足他的期待,我只有紧张和
不适的感觉,毫无快感可言。如今我似乎已经对这种异端的性爱上了瘾,肛门里
充实的满足感,从前后两穴传递出来,截然不同却又互相影响,一步步把我推向
理性断线的边缘。

    「喔!喔!要去了、要去了~哦~受不了了…啊啊~」

  男人捧着我的腰,毫不怜香惜玉的抽插,我的屁股因为碰撞男人的身体而发
出"啪、啪、啪"的声响。高潮的快感像浪潮一样向我袭来,此时男人也将他的
肉棒顶至我身体的最深处。在他射精的同时,我被男人带得抛向高潮的顶峰。

    「啊啊~不行了、喔啊…」

  我踮起足尖迎合着男人,屁股紧紧的贴在他的腰际。我可以感觉男人的肉棒
正一跳一跳的,把大量的精液注进我的肛门里。阴道因为高潮的收缩,早已将聪
明球挤出掉落在地毯上,晕染出一摊水渍。

    沉溺在快感中的我,此刻已完全臣服在眼前这个男人底下。

    「晓莹,站起来」

    「是」

  我顺从的依照他的命令,双腿大开在落地窗前站着:上衣敞开、短裙撩起,
丝袜也早已脱去,完全是衣不蔽体的状态。刚经历高潮的身体依然在余韵中颤抖
着。面对着楼下窗外人来人往、衣冠楚楚的人潮,我几近赤裸、喘息着,下体被
淫水、精液弄得一片狼藉,却依着男人的命令对着窗外露出下体。只要有人不经
意地抬头,就可以看见在寻常的办公大楼落地窗边,一个衣衫不整的性感OL,
也许脸上还残留着高潮的红晕,此刻正双手高举放在脑后,任由男人恣意玩弄。

  男人结实有力的手随意地抚弄我的下体,羞耻和暴露的感觉让我很快的又湿
了。我的淫水随着高涨的欲望不断的涌出流到他的手上。从玻璃的反射,我瞧见
他正微笑着欣赏我因为快感而扭动的胴体。他抬起濡湿黏腻手指,像是擦香水一
般,轻轻地将我的淫水、混和着方才他射在我屁眼里的白浆,涂抹在我的耳后以
及手腕上。一股性爱的腥臊味立即飘进我的鼻腔里。

  半小时后,我已补好妆、整理好衣服回到工作岗位上。同事们依然埋首於自
己份内的工作,但明眼人应该都可以发现,早上我穿来上班的黑丝袜已经不翼而
飞。原本就不着一缕的裙内更是因为少了丝袜而让我增加不少走光的不安全感。

  衬衫底下的乳头依然肆无忌惮地撑起衣服挺立着。而最让我不自在的,是那
飘散在我周围、若有似无的骚味。我很清楚,那是我和他性交的味道,从我的耳
际、手腕上随着体温挥发出来的、淫乱的味道。

    女人的堕落,竟然是如此之快。

  没想到我在短短的几个月间,竟然产生了这么大的转变:从一个精明干练、
人人称羨的职场女强人,心甘情愿沦为接受他调教的性爱奴隶。无论是在工作的
办公室、出差的饭店,甚至是欺骗老公、假借加班之名被他带往汽车旅馆里,都
有我们激烈交欢的痕迹。

  我是他的情妇这件事早已经是公司里公开的秘密。公司的女孩们间耳语着,
我是个为了金钱权势而乐意和男人上床的"绿茶婊",男同事间也流传着我是个
人见人骑、来者不拒的"黑木耳"。而我,总是对这样的谣言充耳不闻。我已经
能坦然地接受自己是个荡妇这个说词,背着老公在公司和男人勾搭上确实也是不
争的事实,同事间怎样的流言蜚语也就无所谓了。

    姐我就是贱货,你们这群屁孩能拿我怎样呢?

  在被他调教之前,我对於性爱,一直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甚至对於那些
成天装性感,露胸、露腿自拍的女孩们是有些鄙视的。而男人总是用下半身思考
的动物,无论是如何无脑、做作的女生,只要是稍微噘嘴、挤沟,自然而然就会
有一票粉丝追随,直呼女神。

  而我只是专注於自己的事业之上。从小,我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路
顺遂以第一志愿上高中、大学、研究所,最后进入这家在业界名气响亮的公司工
作。在大学里我被票选为校花之一,也上了学校网页宣传,但其实我对於以美貌
出名这件事是排斥的。人总有一天会年华老去,到时候若没留下甚么成绩,就只
能拼命地寻找人工手段来挽回自己的青春了。

    "以色侍他人,能得几时好"呢?

  我常常在思考,人生成功到底代表的是什么呢?毕业后我以一己之力找了个
不错的工作,也和交往许久的阿傑结了婚。双方家世都很好,阿傑本身也是功成
名就的高材生,这样应该算是人生胜利组了吧?但我却对这样的成果失去了兴奋
感,甚至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千篇一律的生活模式、固定的工作内容,甚至是制
式的夫妻关系让我对这一切感到倦怠。

  那一天在上海的产品发表会后的晚宴上,我喝得很醉,醉到我对身旁的男伴,
也就是我的老闆说了很多话。而他只是安静地倾听,他明白我要得不是什么狗屁
倒灶的意见,也不是什么无关痛痒的安慰,只是想对着一个谁诉说这种郁闷到快
要窒息的感觉。

  在扶我回房间的路上,他在房间楼层的电梯口吻了我。也许是酒精的关系,
也许是我真的太久没有做爱了。被他吻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湿了,我完全没有
抗拒的想法,他牵着我闪身进入一旁的安全门楼梯间,撩起我的礼服裙摆,就这
样从后方插入我的体内。这是我这辈子到那时候为止最大胆的一次性爱,却让我
兴奋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我紧紧搂着他的背,很快地就被他带上了高潮。但那
时候的我却没有想到,日后的各种性爱及调教相比这次的楼梯间偷情,根本微不
足道。

  吴明哲,一位美容外科兼心理医生,我的老闆,同时也是这个集团的创办人。
人的恋爱有时候就是在一瞬间就开始,在那次性爱之后,我们形成了微妙的关系。
在工作上是上司与下属,在工作后更像是情人。这个男人不仅讚许我的能力,更
是比我自己更懂得欣赏我的身体。而我的在他的引导之下,对於性爱也越来越渴
求、越来越大胆。

  敏感的同事发现我变了,裙子变短了、丝袜、高跟鞋的款式多样起来,穿着
变得性感。她们没发现的是,我开始穿着性感的内衣裤上班,透明无衬垫的内衣、
丁字裤甚至开裆的情趣内裤,这个小秘密让我在上班时常常处在濡湿的状态。

    而他却非常喜欢我这种外表正经,骨子里却热情如火的感觉。